惊艳wuli时光

原著已经如此的虐,我还是专心发糖吧!么么哒!(这不是flag)×3

【靖苏anf睿津】论坛体(一。下)(欢脱he)

启封  元祐十一年六月初八  末时
把小殊哄睡了,趁午睡时间再来写点,下午不用见大臣,陪小殊才不会困,为什么不昨晚写?当然是为了完成答应小殊的“江山为聘,娶你为妻”的前半句去努力啦!才没有因为进行后半句的最后环节而当误了!【真挚脸】
九鞍山上,一吻定情,我也终于明白了小殊的心意,原来一直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努力向小殊靠近,而是我们一起努力的结果。从九鞍山上回来后,我度过了我前半生最幸福的时光,挚爱之人在怀,好友亲朋在侧,宫内有母妃和祁王兄给我做帮衬,宫外有战英和威猛给我看笑话。我当时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了,等到祁王兄登基以后,让王兄给我和小殊赐婚,谁让天地君师中,我们能接触到的祁王兄最靠前呢。有王兄给我们赐婚一定不会有人敢说什么。否则就是质疑皇权!当时我都想好了,如果皇兄需要,我和小殊就为他开疆扩土平定天下,如果万事无虞,我就当个闲散王爷,然后后小殊游览山山水水,问路江湖,平静一生白首终老,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放弃身份归隐山林,当然不能放弃了!没有俸禄用什么养我媳妇儿!难道给你养吗?只要不怕朕诛你九族就说是吧!朕才不担心【摊手】
我也把这些想法告诉了小殊,他说了什么朕不想告诉你们,毕竟这是皇家密事,我只能告诉你们,那天晚上小殊的眼睛比漫天的星辰还要亮,我也好像看到了只属于我自己的如画江山。
第二天皇宫传旨,让我去北海剿匪,林家也得到圣旨护卫大梁与大渝的边防。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小殊分开这么久,临别之际,小殊让我给他带一个鸡蛋大的珍珠,经过我们玩笑般的讨价还价,最后决定只带一个鸽子蛋大小的。当时我就想,我一定要带一个最大的珍珠回来见小殊,给他一个惊喜。但却没想到这是我和林殊最后一次见面了,往后的十三年,我老是止不住的想,如果我当时答应小殊给他带回来鸡蛋那么大的珍珠,他会不会为了看我笑话而回来,那样是不是就没有十三年的离别?那样在他最难过最痛苦的时候,我是不是就可以做为爱人陪伴在他的身边?在以后夺嫡的日子里尽我所能护他安好?但是一切都是我以为。。。
在开始夺嫡的日子里,他是向我隐瞒了他就是林殊,可是在我知道实情后我并不多么生气,甚至都是感激,感激上苍把我的小殊还给我了,小殊接受不了“梅长苏”,没关系,我帮她接受,小殊对待“梅长苏”最心狠,没关系我来帮他爱自己。不管小殊变成什么自己不能接受的样子,我只知道,老天把我的小殊还给我了,小殊还活着,他活生生站在我面前。这就已经是老天对我最大恩赐了。从小的相识相知,十三年的孤独坚守,都在我心中绽出了最灿烂的烟火,但这烟火耀人的前提是黑夜,是小殊还活着。知道长苏的身份后,我们也一起走过了夺嫡中最艰难的时光。我又一次以为就这样了,小殊走了,但长苏回来了,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同,一样的赤血丹心,一样的家国情怀,从未变过的是至爱之人的灵魂,但是我忘了,我媳妇梅.真不听话.长.特能折腾.苏是为了家国天下才回到我身边的。大渝起兵犯我边境,满朝文武竟无人可用。我其实知道小殊是一定要去的,不只因为他姓林。但是我还是劝他,希望他能听我的话,在金陵好好将养身体,甚至想要自己去带领军队护我边疆,但是最后我被小殊劝下了,他说他一定会活着回来,和我一起开创一个盛世繁华。我相信了他,放他一个人拖着病体回到梅岭。我也有想到这是梅宗主巧舌如簧的体现,但我不能阻止他,因为我在小殊眼里看到了和那天晚上同样的星光,是憧憬我们未来时才绽放的星光。。。
“军师用兵如神,我军大捷”一封封的捷报传来,让我知道最起码他是安好的。三个月后军队凯旋,我站在我送走他的地方,希望能第一个看到故人的身影,可是没有,任我看遍了所有人就是没有我想见的的那一个,我用一种扭曲的平静接受了这个现实,新军整合,命名’长林‘一切都井然有序,托林殊的福,天下太平,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努力建设海晏清河的承诺。林家祠堂里,掀开红布的那一刹那,我以为叫萧景琰的那个人也已经不在了,随他而去了。留下的只有一个为了他的希望而努力活下去的没有心的怪人。。。原来一切兜兜转转,又是回到了原点吗?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年,每天我只有用堆积如山的政务来麻痹自己,我不敢闭上眼睛,我怕一闭上就看到你站在北境,我真的怕我为了救那个梦中的你,而迷失自己。忘记了答应你的誓言,我也想过是不是只要完成了对你的许诺,我就可以去找你了?但时光一去不在,真真誓言又能留给谁呢?
好在,这又是老天给我的考验,小殊最后还是回来,回到我身边了,每天看着小殊的脸,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吧!
所以说,有个闹腾又不听话的媳妇儿首先你心脏要好,其次,他要是你媳妇儿!!!
说以有爱的话,不管真么样都是最好的吧!{注:朕和小殊现在很幸福,小殊永远都是朕的人!一切妄想小殊的的人全部给朕退散!}小殊要起床了,朕要去陪着了。

另外,诚邀两姓之子萧景睿回答。
谢谢~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元祐十一年六月初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萧景琰

评论

热度(16)